诗刊网站:http://shka.qikan.com

诗刊2011年第15期  文章正文

锄禾日当午

字体:



  没有人会在阴天里锄禾的,这个锄被日磨得锃亮,并且有垂直的关系。八八年的晌午,湖(田)里该有近四十的温度,就像水有了烈度,地醉醺醺仿佛不认得人了。这时母亲还在锄地。也是她最后的劳动了,她为救落水洗澡的小孩自己滑入河中。那地的坡度一下子陡峭起来,如同悬崖。

  白花花的日头底下,也有说不清的黑暗和淤泥。田地里也有随时到来看不见的风暴。每翻动一次地,收种都如火取栗。柴油机的机嘴很可怕,它等着摇把去摇才抽动,在它疾速转起来之前的瞬息必须将摇把抽出,否则这长而弯曲的铁棍就会旋转为凶器。就这刹那有人被打瞎了眼,被击烂了头。中国的土地就是这样摇动起来的。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不改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诗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